上海滩八零后小流氓成长记(上)

来源: | 浏览量:51 次 | 发布时间:2019-08-15 21:19

很多人都知道上海滩曾经出过几个著名的大流氓,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

好像在他们之后就很少再听到有什么如雷贯耳名字的大流氓,反倒是解放后,北京那里出了不少,老了之后还有了别称“老炮”;香港也有独特的流氓名称“古惑仔”;东北那里就更不要说了。反正全国各地都有各种各样希望一夜成名的大小流氓们。

其实,上海滩自古以来都不缺乏希望在这个巨大的魔幻城市里崭露头角,独霸天下的人物,但是世事弄人吧,很多时候因为时代不对,再大的流氓终究还是流氓。

今天公号收到一篇作者投稿,觉得很有意思,也很有时代烙印,发出来供大家莞尔一笑吧。


友情岁月是古惑仔此片的主题曲

恩,是的,当《友情岁月》这首歌的前奏响起,我们这批80的老家伙们关于那个年代的古惑仔回忆就都回来了。

98年,我读初二,当我还没搞清楚这个画面里的人哪个是浩南哥的时候,我头一遭被比乐中学门口一个比我矮的小个子“拗”了我人生的第一次2元钱——那是我一个礼拜省吃俭用准备买郑伊健磁带的钱,那个人的名字叫沈聪——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拗”我分的人,我依旧记忆如新。他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是外面混得,某个了不起的小流氓是他的“阿哥”,同时他还有一个了不起的“阿姐”,总之自这2块钱进入他的手里之后,我便有了福气,是所谓如果有别人拗我分,我可以报他名字,然后我就幸免于难的福气。

这一切,如今看来,似乎有些幼稚,也有些荒唐,但是这批小流氓伴随着那个年代的江湖味,似乎是我们这一代80后所共同拥有的记忆。

“流氓”,在我父母的那个年代,似乎更多是用“阿飞”来形容的,比如“流氓阿飞”经常是弄堂里阿婆嘴里惯用的成语,说着顺口,也似乎可以体现他们身为工农阶级却还有文化的象征。我不太清楚大表哥他们70后的那一代,对于“流氓”的称呼,但是作为80后,我们喜欢给“流氓”前面加个“小”,“小流氓”、“小透卵”成了那时统一称呼混社会却没混出点名堂的“小瘪三”的称呼。

我们自己眼中的流氓形象

我曾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征集,是关于大家曾经遇到过关于“拗分”的故事,结果反响热烈,可是回复我故事的就只有两个人。仔细看来,他们的故事遭遇却又同样的情节老套、手法单一,似乎好像那个年代的“小流氓”都是同一个师父教的,又或者说那个时代还没电信诈骗这种卑劣无耻的手段,这样看来,他们的敲诈勒索却又是十足的光明磊落。

-“拗分”

比乐中学

我的中学叫做比乐中学,那是一座曾经被父母认为是很优秀的区重点中学——当然,直到他从热闹的淮海路被迫迁址到后来的崇德楼之后,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左靠浏河路右逢东台路——自然的老石库门弄堂让地下游戏机房和各式小商小贩开的勃勃生机。于是在我初一升初二的某个清晨,我突然发现这所学校的大门对街依然已经被一群染着黄毛、穿着黑色西裤、尖头皮鞋、紫色大翻领和极不合身的“小流氓”所占领——9月清晨6点45的马路上,街的一边是乌压压一群蹲着或站着手里拿着水管或抽烟、或吐痰、或抖脚的同龄人,而另一边则是背着书包穿着校服戴着眼镜胸口红领巾还在迎风飘扬的少先队员,这时我第一次有了“紧张”这个概念。

如果说小流氓最惯用的手法是敲诈勒索,那么在我们那个年代,我们习惯把它称为“拗分”。似乎大部分的套路都是,先是走过来一个不太厉害的角色——或是穿着本校校服却不带红领巾的同学、或是穿着回力跑鞋却极其诡吊地梳着带有浓烈摩丝的分头的,他们大多数会以诸如“小X你蛮老卵的吗!”、“你比样跟我过来一下,我阿哥找你”、“侬蛮透额嘛”这类挑衅或是找茬的短句开篇,接着生拉硬拖将你骗到他大哥所在的地方,跟着三到五个就会将你围住,接着就以恐吓、辱骂、甚至拳脚叫你交出身上的钱财。由于数额不高、加上自身学习紧张、和父母的关系也因为老师的挑拨非常紧张,受害人大多也就自求多福、得过且过了。

在我亲身遇见的故事中,只有一次是比较严重的拗分。那时我在学校对面买午餐,突然一个比我个头矮一截的小流氓叫住了我,黑色的西装、紫色的大翻领衬衫还有一双黑色的皮鞋搭配黄色的飞机头和他的个子显得极其违和。

“小卵、蛮老卵的吗!”

我自知是遇到“拗分”了,于是二话不说赶紧想往学校里跑,可是他一个健步居然把我的眼镜给抢走了。我跟着他跑到马路对面,他让我蹲下(因为抬头跟我说话确实久了脖子会有点酸),然后告诉我他的哥是谁、他的姐是谁,他是哪个帮,他打过谁、捅过谁,这场景就像浩南哥在跟我说他的洪兴故事。跟着就让我给他钱。起初我只给了5元,他居然就给我了一个巴掌,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那么窝囊地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我眼泪在眼眶里忍着。其实我想过要和他拼命,因为身后就是马路,来往的车很多,他的个子我真的把他往车上推,他大体是可以被车压死的。不过我怕,因为觉得这样不值得。于是在乖乖交出我妈给我的50元生活费后,他留下了他的名字“温杰”,并告诉我以后有人敢拗我分就报这个名字。同样的手法、同样的话、同样的命运、同样的结果,很多80后就像我这样窝囊的度过了本该热血的青春期。

但是,“拗分”真的就不会出事吗?我总结了一下,结果,大致是这样的*

“拉场子”。有人被拗、就有人会去报仇,毕竟看走眼或是自以为是的小流氓太多——说到底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于是叫上几十号人在学校门口打群架成了每个周末最刺激也是最常见的事儿。有人被拗分了,于是有人的哥或是姐就来报仇了,跟着公用电话到后来移动电话的“喂,帮我叫点人过来”就像被拗分后那一句“侬帮我等了该”一样成了最经典的对白。

最有趣的场景莫过于街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流氓,结果当事人还没打起来,双方阵里的人就都先认出了对方,“诶,原来是认识的”,往往变成了联谊大会,最后以握手言和和平解决。

飞腿踹属于比较常见的流氓打法

当然,也有打得满地狼藉、见红见血的。曾经马哥就跟我说过,他们那时是江南职业学校的,有一次拉场子打群架,有人直接拿路边的热油泼了人,结果所有人都傻了,被泼的瞬间倒地不起,浑身都是泡,那个场景他至今难忘。

家长出面解决。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我的初中同学,那一天我们在读书,然后突然有个高年级的小流氓绑着纱布进来指认我同学,说“就是他爸找了民工把我手打断的”,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是我同学被这个小流氓拗了分,结果他爸帮忙出面,直接就把小流氓的手给打断了,在当时也是相当的解气。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我。转校区三好那年,有人故意在门口找茬,于是我就回学校里找我爸——我爸是三好的教导员。认识我爸的都知道,那可不一般,笑得时候都让人肃然起敬、凶起来的时候一般人都得坐地上,结果,那个小流氓坐在门房间听我爸说了1个小时的思想道德教育,前提是他刚想还手就被我爸一把按在了墙头上。

-帮派、校区、绰号以及那些“黄毛”、“佳佳”、“猴子”们

古惑仔里有帮派,是的,洪兴、东升,社团抢地盘的时候口号一溜一溜的。其实上海的小流氓也有自己的帮派。以卢湾区为例,我听过的就有“七星帮”——传说入帮的人都会在手上烫一个香烟疤、疤越多、地位越高。我记得曾经有个同学就跟我显摆过,说自己就是这个帮派的,因为手上有个疤,我当时只是关心用香烟屁股烫这么一个疤会不会很疼,得到的答案是,“疼!还流脓呢!”我问他是谁烫的,有没有什么高尚的仪式,他的回答简单利落,“没有,就自己拿个香烟屁股烫的”。当时我就嫌弃的看了他一样,就像嫌弃他脚上总是穿山寨的襄阳路买来的盗版nike air max鞋!

永远不要把这些小流氓想的像热血高校里小栗旬或者芹泽多摩雄那样的痞气又有腔调。当然,按照校区的不同,这些小流氓们还是有自己的“热血高校”情节。在我那个年代,似乎我的生活都从未离开过卢湾。于是,道听途说和亲身经历的小流氓校区战力划分大体如下*

清华附中、中国中学、中华职校、东风中学,是属于类似铃兰这样第一战力的校区,这些学校所在的区域差不多就是在淮海路的背后——茂名路、思南路、建国西路这些拥有法国梧桐的浪漫气氛下,孩子们拿着砍刀、水管、链条、自行车把手大打出手的场景,现在想来也有些北野武和吕克贝松结合的一镜到底暴力美学感。

比乐、三好就属于第二等级战力的校区,有些厉害的人物、却鲜有些大打出手、血染街头的片段。

在学校可能才正能量

李惠利、向明、敬业似乎天生就是书呆子的乐土、那里远离是非,就像是贵族们的保护区。

当然,地宫、市政溜冰场、20+保龄球馆、卢工成了这几个战区最终极的武道馆,似乎围绕这些场地总有些想要登顶的人物和一些关于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传奇——比如有人一拳打死了人、有人背着斧子一路从卢湾杀到宝山、有人拿着两把刀打倒了20多个人。

-绰号与传奇

就像红星有山鸡、东升有乌鸦、大飞做马经、屯门靠大傻,每个江湖都会有绰号、每个绰号都会有传奇。我们那个年代,出来混,嘴里没些响亮的传奇绰号,拉场子的时候都会感觉没穿底裤。

“猴子”、“黄毛”、“佳佳”是最常听到那些混迹江湖的小流氓提及的“大哥”——虽然大部分的小流氓都瘦的跟猴似得、虽然大部分的小流氓都染黄毛、虽然我有个表弟也叫“佳佳”,总之这些传奇和绰号每逢小流氓跟人摆横逞能的时候就会被搬出,这效果就好像蜀中无大将,廖化打仗的时候跟对方大吼一声,“我哥是关公!”

于是,打架最凶的总是那几个、抓进少管所的也基本是带有猴子、黄毛特征的小流氓,至于“佳佳”,我唯一认识的,现在都是很有名的导演了。

20年前,浩南哥独霸一方,洪兴掌管一代人!20年后,郑伊健要靠中老年网红演唱会才能偶然登上微博热搜。时代变了,那些曾经的小流氓如今有多少真的走上了职业流氓的道路,按照“大腕”里葛优的说法,“中国就没有流氓!”

当然,下一期,我们还会来聊聊关于小流氓们的造型、背景、同时我也希望大家可以积极在后台留言,分享你们关于小流氓的故事和遭遇。

BY:虹镇十三郎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electromovers.com/name-o-1718514.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